积臣在内线电话叫着:「亚华,你来我的办公室。」亚华敲门说:「经理,找我?」「坐!」亚华看到积臣一副冷脸,心里 发毛,心砰砰地跳,是不是被发现了?「你来了公司已年多了,公司有没有亏待你?」亚华蹑蹑地说:「没有,公司对员工很好 ,尤其经理对我们员工很好。」「嗯,那就好了。你为什么挪用公款?」亚华想不到经理这么单刀直入问她,一时之间惊呆了不 懂回应:「我……」「说啊!」亚华不知如何解释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「我只好报警。」「不要,经理,我是迫不得已,我妈欠 人一身赌债,我才……」亚华一听到积臣要报警便已梨花带雨哭起来。
  「好,我听你说。」「我妈听她一个朋友说,在赌局上很容易赢钱,我妈见我工作辛苦,妹妹又要上大学,阿妈便跟朋友参 加赌局。开始时是赢钱的,谁知后来越输越多,欠下一身债,他们说如果她不还清债款,便捉我们三母女做妓女还债,所以我便 ……经理,你给我一个机会,我还钱给你……」积臣看着亚华边哭边说,想她也不是编故事,公司年夜饭聚餐,员工家属也可出 席,积臣见过亚华的母亲和妹妹,她母亲虽年华已四十多,但身材婀娜,胸前一对大乳,虽然包着衣服也感到双峰撩人。
  亚华两姐妹也遗传了她母亲的身材,胸大、腿长、臀圆。
  积臣当日聘请她除了她的学历外,其中原因都是被她的身材吸引,但亚华不是波大无脑,廿三岁的年纪,做事十分醒目,又 快又勤力,积臣本想栽培她为自己左右手。
  「如果你所讲是真的,我可以考虑一下,今晚下班后你留下我再跟你说。不要张扬这事,你是知道的。」「多谢经理!」积 臣望着亚华婀娜的背影,沉思着一个计划。
  到了下班时间,亚华坐在积臣面前。
  「我和你妈联络过,问清楚了她的情况,我相信你妈是落入骗子的圈套,目的是你们三母女。谁知你还了钱,他们也奈不了 你何,但你现在却为此要背上刑事罪。」亚华两眼通红说:「经理,给我一个机会呀!我还钱给你,扣我薪金,只要给我一个机 会……我愿意做任何事……经理……」「你妈也是这样说。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,不过有条件,你知你今次盗用公司的款项可不 少啊!」亚华低头说:「明白,只要经理肯给我一个机会……我愿意做任何事以偿还债项。」「你先看看这个合约才决定。」积 臣递给亚华一纸合约,亚华看了合约的内容,即时呆住了。
  合约这样写道:「我刘亚华因盗用XX公司款项五十万元,现愿意以自己和母亲及妹妹的身体抵押给林积臣先生,由林积臣 先生替刘亚华偿还五十万元给XX公司,抵抽为期十二个月。抵押期间,刘亚华和刘亚华母亲郑月娥及刘亚华妹妹刘亚美三人的 身体任由林积臣先生全权处置,三人不得异议和反对,期满三人回复自由身。如中途反悔,即以盗用公司款项送官究治。」「这 个……」「五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你们就等如卖给我十二个月吧!放心,我要女人上床,用不着以此迫你们,期间你仍要上 班,也有薪金,没有待薄你的,不过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,我不是白买的。」亚华望望合约,又望望积臣,她也明白,就算要陪 积臣睡,也是他一人,总好过被那些骗子迫她们做妓女。
  「你不用心急,拿合约回去跟母亲和妹妹商量,明天才答覆我。」刘亚华和母亲妹妹倾谈了一个晚上,她们也没有其它办法 。
  「都是妈不好,连累你们两姐妹,妈对不起你们……」「妈,不要自责,怪就怪那个兰姨,正一黄皮树了哥,让妈你落套, 只是要连累了亚美……」「姐,你不是说你那个经理都不是太坏的人?」「他平时对员工们都不错,所以我们对公司都好有归属 感,只是今次……」「亚华,都是妈害了你……」「妈,不要再说了,自从爸爸过身后,我和亚美有今天都是依赖你,你是我们 的好妈妈……」亚华和亚美抱着月娥:「妈……」第二天,亚华递回合约给积臣:「你想我们怎样?」积臣看了一看合约,上面 三母女已签妥了名:「这十二个月内,你们三母女全搬进到我的住所,你妈也要在这里上班,每月也支点薪金。今天你放假,回 去收拾一下,下班后我过来接你,你妈明天上班。」傍晚,积臣接了亚华三母女到他元朗的住所,那是一幢两层高的独立寓所。
  进了屋,有两个女佣走过来,三母女见了不禁哑然,原来这两个女佣身上只穿着一件围裙,除此外,身上再没有其它衣物, 换言之,两个女佣脱去围裙便是全裸的。
  「亚华和亚美是同一间房,月娥自己一间房。」积臣指着其中一女佣:「你带她们上房去。」「是,主人。」女佣应道:「 三位女士,请跟我来。」三母女跟着女佣上楼,她们跟在女佣后面,很清晰地看见女佣光脱脱的背部和屁股,走上楼梯时屄屄还 若隐若现,看得三母女脸也红起来。
  女佣领亚华和亚美进了一间房,再领月娥到另一间房,这是一间套房,她从未住过如此敝大的房间。
  她正在巡视房间的设施,冷不防积臣站在门外:「满意这房间吗?」「满意。不过,林先生,你这……」「叫我积臣好了, 明天你要到我们公司上班,亚华告诉你了?」「说了,但我不明白……」「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了。我还要告诉你,在这屋内, 女士是不可以穿衣服的,所以一会儿晚膳时,你们不能穿上衣服,你去告诉你的女儿这个规定。」积臣说完便转身离去,没等月 娥一脸错愕的看着他。
  定过神来之后,月娥连忙走到女儿的房间,告诉她们积臣的规矩,三母女一时适应不过来,但事到如今,三母女也只由听从 积臣的说话。
  这时女佣走来说积臣请她们到饭厅用膳,三母女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脱个清光,赤条条的到楼下饭厅去,期间三母女仍用双手 遮掩住乳头和下阴。
  三母女来到饭厅,积臣已坐在桌子旁,他也是赤条条的,三母女一时脸红起来。
  「来来来,不要遮掩,你们的身体是我的嘛!亚华你先过来,放开两手,让我看看。」亚华想也没想到要在自己上司面前赤 裸无遗,两颊羞红低下头来。
  积臣则看着全裸的亚华,当日聘请她时已好想一窥她衣下的娇躯,如今就在眼前。
  亚华细腰丰乳,两乳大而挺,粉红乳头,胯下一片茂密,两腿修长,臀圆肉白,积臣叫亚华走近他身,用手抚摸她的肌肤, 滑不熘手。
  亚华给积臣上下打量全身,又给他抚摸,搞得她不胜羞愧。
  积臣叫亚华就座,叫亚美上前到他身边。
  亚美今年十九岁,样子清纯可爱,一身娇嫩,两乳不比亚华小,只是乳头较小,腹平坦,胯下也是一片茂密,同样两腿修长 ,臀圆肉白,摸上手也是轻滑无比。
  亚美从未在男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,今次给姐姐的上司看过彻底,她的脸红得个苹果。
  积臣叫亚美就座,叫月娥走前。
  月娥虽是年过四十有馀,但仍是一身白肉,两乳硕大,虽微堕,但乳头翘起,腰腹有点丰满,但不失婀娜,胯下一片浓密, 与两条白肉长腿形成强烈反差。
  月娥从未裸露过自己的身体给丈夫以外的男子看,今次她给女儿上司这样彻底看光,虽然有点羞愧,但今次是自己嗜赌弄出 来的后果,她坦然豁出去,任由积臣看她的裸体,就算给他肏,她也会接受。
  积臣叫月娥坐在他的大腿上,她脸红红地照他的话做,当她坐在积臣的大腿上,她的屁股感受到积臣膨胀的下体。
  这时,积臣竟抚摸她的乳房,她已很久没被男人摸过她的乳房,竟然有点微小的呻吟。
  积臣没有继续,着月娥就座,他们开始用膳。
  四人赤裸地围桌而坐进膳,对三母女来说还是头一趟。
  「以后你们在这屋内,任何时间都不可穿上衣服,要全裸,而我毋须在知会的情况下进入你们的房间,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 备。月娥,明天你到公司上班要穿我指定的制服,明天早上我会叫女佣送到你房间。」积臣转向亚华:「亚华,明天开始你调为 我的私人秘书,以后要穿着我指定的服装上班。至于亚美,你上学可穿回自己的衣服,放假就要穿着我指定的服装。」亚美点点 头,她明白积臣就像是她的主人一样,只有服从不可违抗。
  晚饭后,积臣叫三母女一字排开站在客听,他很仔细地看着她们三母女的裸体。
  三母女一边给积臣上下全身打量着,一边也看着赤身的积臣在她们面前,既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也因看到积臣的下体而感 到有点难为情。
  积臣把三母女的裸体看够了,才让她们回房休息。
  这晚,亚华和亚美两姐妹第一次一起裸睡,而月娥虽然以前也试过裸睡,但那是和丈夫做爱后,大家赤裸相拥而眠,今次是 自己独自裸体而睡。
  想起刚才乳房被积臣抚摸,竟然不自觉地摸起自己的乳房来,渐渐她也沉睡了。
  一宿无话,三母女起床梳洗后便赤身来到饭厅,积臣已在用早餐。
  「早晨,三位美女!」积臣语调轻佻,三母女一时不知如何回应,只诺诺地回个招呼。
  「早餐后我们回公司,我先载亚美到铁路车站,你放学后可在铁路车站转乘接驳车回来。这个是乘车证,一会儿我告诉你那 里是转驳车站。」早餐后,三母女回房穿衣。
  月娥已看到一套衣服放在床上,是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褶裙,当她穿上时,月娥发觉白衬衫颇为紧身,把她的曲线 表露无遗,而且领下少了两颗钮扣扣不上,变成露出了乳沟,而下身是低腰迷你裙,裙摆则短到大腿中部以上,迷你裙的斜侧面 还要开一道口子。
  月娥穿好后对着镜子,太性感了,白色衬衣好透,迷你裙好短,随时走光,但月娥没有得选择。
  另一边厢,亚美在穿衣,亚华奇怪哪里是积臣指定的服装,他又没有说女佣会送过来。
  这时积臣已走进房内,亚美本能地想叫出来,但想到积臣已说过毋须知会她们便会进入房间,同时自己的裸体已给积臣看光 ,还怕什么呢?这时积臣带亚华到房间一面的一个衣橱,打开一看,全是性感的衣服,积臣挑了一件吊带连衣裙,「就这件,不 要穿内衣裤。」当亚华穿上连衣裙后,她发觉露出了大半乳沟,幸好裙摆不是很短,但也到大腿中部,因裙摆是圆台式,风一吹 ,裙摆向上扬,裙内风光会乍现,但她也无办法,只有依照积臣的指示去做。
  来到大厅,亚华看到母亲月娥的服装也呆了一呆,她想不到母亲的性感也显出她风韵犹存的一面。
  积臣直视着月娥的一身衣着,令月娥有点不自然,积臣对月娥说:「我忘了告诉你,不可以穿内衣裤。待会在车上把胸围和 内裤脱下来,我们出门。」三母女跟着积臣来到车房,亚华坐在积臣旁,月娥和亚美坐后座。
  开车了,积臣说:「公司的人已知道亚华你的调职和月娥的入职,我会向员工介绍月娥为我的特别助理。亚华和月娥在公司 不要以母女相称,月娥要听亚华的吩咐,明白吗?」积臣从倒后镜看到月娥的点头。
  亚美在铁路车站下后,自行乘铁路上学,车子便驶向公司。
  车程上,三人没有交谈,亚华内心很紧张,穿着这么性感的衣着回公司,平日自己都不是这个样子,不知同事怎样看自己? 月娥显得很平静,本以为把身体抵押给积臣,会有难以想像的事发生,但出乎意料之外,大家只是赤裸相对,给他摸摸乳房,既 然身体都抵押给他了,他要怎样也要接受。
  亚华告诉她,积臣不过三十开来已自己开设公司,而且看来积臣又不是想像中那种令人恶心的人,样子也帅,昨天看他的裸 体,健硕均称,抱着他是不是好有安全温暖感呢?『哎呀,自己怎会想这些?』积臣一路开车也没有说话,想起昨晚她们三母女 的裸体,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感。
  他时不时从倒后镜看月娥,她已脱去胸围内裤,胸前两点透现,再斜望身旁性感的亚华,从他的角度,两点是若隐若现的, 积臣脸上泛起丝丝的微笑。
  回到公司,所有人都望着积臣、亚华和月娥。
  「各位同事,今天有位新同事加入我们,她就是月姐,她的职位是我的特别助理。」公司里的人都看着月娥,月娥的一身打 扮令所有人都眼盯着她不放。
  大家想不到眼前这位徐娘的身材是如此的曲线玲珑,加上胸前两点若隐若现,短裙下的一双白皙长腿,比年青的少女还要好 看。
  月娥鞠躬说:「大家好,请大家多多指教。」由于月娥的衬衣领口有两颗钮扣不上的,她的鞠躬使她的半个乳房漏光在大家 眼里。
  「好了,大家继续工作。」积臣指着他门口的桌子说:「亚华,你的桌子在那儿。」大家的目光又转向亚华,亚华的吊带连 衣裙不但露出了大半乳沟,更现出凸起的乳头。
  大家的目光令亚华有点难为情,她急步走到座位开始工作,更令她难为情的是,桌子下面是没有隔板的,而她的座位是向着 其他同事,当她坐下,裙摆被扯高,一双大腿便暴露在众人眼中,如果她张开腿,连阴毛也会被看到。
  亚华感觉到同事的目光,他们肆意地看她的胸部和大腿,不过他们都没有什么说话,只是平日跟她有说有笑的女同事都沉默 不语。
  她也明白,作为积臣的私人秘书,大家都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一回事,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。
  中午积臣带着亚华外出午膳,却留下月娥和其他同事外出午膳。
  一天下来,月娥已和几位同事开始溷熟,因为月娥不介意他们吃她的豆腐。
  下班,积臣和她们回住所,一回到住所,亚华和月娥便要脱掉所有衣服,女佣自会拿去清洗。
  如昨天一样,积臣和三母女一丝不挂的用晚膳,之后,三母女要一字排开,积臣像欣赏画像一样把三母女的裸体细意观赏, 并时不时抚摸她们的肌肤,积臣特别喜欢摸弄月娥的大乳房。
  他看够了才让三母女回房。
  接下来半个月,每天都一样,三母女赤身吃过早餐后便穿衣跟积臣出门,月娥每天都是穿着同一款式的衣着,而亚华,积臣 每天都会指定衣服给她穿,但全都是低胸短裙之类的性感衣着。
  这半个月来,天天如是,三母女已习惯在屋内全裸,也习惯给积臣观赏和抚摸她们的裸体。
  而周末周日,积臣都没有外出,三母女也是留在屋内,自由打发时间,而积臣也没有打扰她们,只偶然走进她们的房间看看 她们,她们也都习惯了,因为大家都是赤裸相对,没有什么避忌。
  月娥在这半个月来,和公司几乎全部同事都溷熟了,男的固然喜欢她,可以吃她豆腐;女的对于月娥这个徐娘根本不放在眼 内,所以对月娥也不避忌。
  最惨是亚华,同事的目光都落在她性感的衣着上、她暴露的身体上,但所有同事对她都避忌三分。
  每天积臣都和亚华外出午膳,起初两人没有太多话儿,半个月来,二人话题渐多。
  可能由于共同住在一起,又一起工作的关系,而每次外出午膳,亚华的性感衣着总会引起途人的目光,亚华由不自然逐渐变 成习惯了。
  一天,月娥不知何故工作上犯了点疏忽,积臣很火大,竟要处罚月娥,而处罚的方式令亚华意想不到。
  待续